癫痫的饮食疗法: 作为一名癫痫患儿家长的经验

癫痫治疗的钥匙

用改良后的阿特金斯食谱来控制癫痫病发作

江南

 如果你正在阅读这篇文章,那么说明很可能你的孩子、家人或是你的朋友患有癫痫病,也许你本人也是一位癫痫病患者。请你理解,我并不是医生,我无法给你医疗方面的建议,我相信与一位经验丰富的神经科医生交流你会找出正确的治疗方法。
我现在居住在中国,目前中国有9百万人患有癫痫病。他们当中有些人的癫痫病发作形式很温和,可能一年只发作一次或两次,但是还有些人也许每天都会发作多次。最为严酷的是,其中30%的病人都无法通过药物治疗来控制他们的癫痫发作。
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可以通过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通过使用阿特金斯食谱(简称MAD),我儿子的癫痫病终于成功地得到了控制,我希望其他人也获得同样的成功,让更多的中国父母在其中找到他们所寻求的答案。
由于改良后的阿特金斯食谱(简称MAD)这一治疗方案刚刚被引进中国,很多人对它并不熟悉。但是大家需要知道的是,尽管MAD对我们十分有效,可它并不是一个适合于每一个孩子的万能疗法。 MAD只是一个医疗方案,它并不是魔法。每个孩子的个体差异都是不同的,即使我们多么希望奇迹发生,也并不会每个孩子都会有“神奇的治愈”。
但是信息和知识就是力量,了解面前都有哪些可供选择的方法可以帮助你做出明智的决定。在我儿子的医疗危机中,我十分渴望获得清晰有用的信息。可不幸的是,当我们的孩子病得很严重时,我们因为忙于照顾他们而几乎没有时间去寻找答案;我们只剩下感到绝望、脆弱和恐惧。
把这个故事拿出来分享是希望我们所学到的东西也能够帮助到大家。饮食疗法也是一种治疗选择,它也可能帮助到你的孩子。

什么是癫痫的饮食疗法?
幸好如今大多数癫痫病都成功地得到了药物控制。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的癫痫病发作都能够被药物控制,而食疗却给那大约30%的无法通过药物治疗控制病情的孩子提供了希望。在药物治疗被确定前,对于一些特定类型的癫痫发作来说,饮食疗法是第一治疗方案。这就是我选择饮食疗法作为我儿子的第一治疗方案的原因。
MAD是2002年在美国著名的约翰霍普金医院发展起来的。这是20世纪20年代早期用于治疗癫痫病的传统生酮食谱的变型,然而在20世纪40—50年代现代抗癫痫药物发展之后,这种传统的食疗方法就逐渐被摒弃了。直到科学家开始寻找新的治疗方法来帮助那些对于免疫药物疗法的病人,最终绕了一大圈之后,饮食疗法又一次作为一种现代治疗方案被科学家们研究。研究的结果令人欣喜:大量的临床研究已经证实MAD能够有效治疗儿童和成年人的严重癫痫病症。
(* http://www.hopkinsmedicine.org/neurology_neurosurgery/specialty_areas/epilepsy/about_us/ketogenic_diet.html)
(** http://www.hopkinsmedicine.org/news/media/releases/Modified_Atkins_Diet_Can_Cut_Epileptic_Seizures_in_Adults)
MAD是一种极高脂肪、低碳水化合物和适中蛋白质含量的饮食。在有些情况下,比如说孩子的肝脏无法承受高脂肪饮食,或者患有身体无法消耗脂肪而导致的代谢综合症,这时是不推荐使用MAD,或者说MAD对于这些孩子是不安全的。基于以上原因,在没有医生指导的情况下不要给孩子使用这个食谱。自控能力薄弱的孩子,或者是不能严格遵照食谱来吃饭的孩子都不是食疗的最佳人选;含糖饮料和零食全都不能食用,一定要持之以恒的坚持按照食谱安排饮食。
然而,如果你感觉你和你的孩子可以控制饮食,并且医生也同意你的孩子可以使用MAD,你就会发现,一旦你适应了它,这种疗法十分简单。我学会了用我儿子可以食用的材料做很多美食,我可以用糖来代替某些人工甜味剂,可以用坚果粉代替小麦来烤面包和蛋糕。
虽然我们不得不适应一种新的饮食方式,并且我还要花时间学习如何用这种方式来做饭,但是最终它会变成你的第二本能。结果是令人惊喜的,在其中遇到任何的麻烦和困难也都是值得的。看到我的儿子开心和健康,不用吃药,不再有癫痫发作,学习如何设计并且烹饪一顿饭的困难是相当值得的。
乔丹的故事
我的儿子乔丹今年14岁,令人惊讶的是在他被最终确诊前,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患有多年的癫痫病。事实上,对于癫痫病的认识我也只是局限于电影中看到的,一个人倒下并且失去知觉。大多数人听到癫痫病这个词时,脑中都会想到强直阵挛性(重癫痫病)发作。
事实上,癫痫病的类型有40多种。每种类型都有其自身特殊的发病症状,同时也就具有不同的治疗和诊断方法。与神经科专家讨论并总结了所了解的关于癫痫病的知识后,确定乔丹是从六岁开始患有失神性癫痫病发作。这种类型的癫痫病发作的孩子会变的“空白”,并且会短时间两眼凝视,常常是对周围的事物视而不见的。这种症状持续的时间非常短,并且很难被发现。
乔丹偶尔会看上去在深思,就像一段录象暂停几秒钟一样。这只是我们注意到的一个奇怪的特点,但是除此之外他是一个非常聪明、快乐的孩子,并没有其它的症状显示他存在缺陷。失神性发作只是偶尔发生,并且我们认为这是心不在焉。他是一个非常聪明、总会闪现新奇想法的小男孩。这并没有影响他的生活和学习,我们也并没有关注这一点。
然而,在2009年1月,情况改变了。由于乔丹青春期的来临,荷尔蒙的变化导致癫痫发作的模式经常改变。就在他即将步入12岁的几个月前,我们出去购物时,他突然倒下了并且出现了瞬间昏厥。我们怀疑他也许是太热了、太累了或者是脱水了,但是他马上就醒来并且看起来没事了。
大约一个月之后,他又一次昏倒。同样的情况,同样的昏倒并且都很快就醒来。六周后,第三次发生同样的情况。每次他只是失去知觉几秒钟,但是很明显我们意识到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我带他去几家不同的医院检查了几次。经过各方面的体检,我们排除了他心脏的问题、低血压和贫血的可能。医生说可能这只是幼年时期的短暂昏厥,等到他长大后就会自然而然的痊愈。乔丹很瘦弱,因此我们尝试让他吃一些高热量的零食。他的其它方面都很健康,因此我们尽量照看他,并且试着不要过于担心。
然而,同样的情况在八月再次发生了,并且他开始每天都晕倒。很显然这不只是简单的晕倒。我们见了许多儿科医师并且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我真的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只能焦虑的等待检查结果。
最后在八月末,获得EEG和CT扫描的结果后,医生给出了诊断结果:癫痫病。我被震惊了。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失张力癫痫病,这种类型的癫痫发作导致孩子突然间肌肉突然失去张力、摔倒,并且毫无预兆。就在我们在医院准备去做脑电图扫描的时候,乔丹的失张力癫痫又一次发作了,幸运的是这在检查确定模式中起了很大的帮助。儿科医师解释说,失张力癫痫发作有时特别难控制,并且建议我们去找一位癫痫病方面的神经科专家。

寻找治疗方案
为了尽可能多的搜集到有关乔丹所患疾病的信息,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几个神经科专家详细地讨论过。那时我第一次意识到乔丹最初的癫痫病发作,和现在这一系列发作之间的联系。尽管它们属于不同的类型,但这两种都是癫痫病发作;他的失神性癫痫病发作显然已经升级为失张力癫痫病发作。当孩子到了青春期时,失神性发作通常会消失,但是有时他们发生的频率会增加,或者在孩子迅速发育时改变模式。
听到自己孩子的癫痫病诊断是很痛苦的。对于这种病症我一无所知,因此学习的道路就十分艰难。我努力去熟悉很多奇怪的医学名词。我与内疚作战,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意识到孩子的状况。是不是我们做了什么导致了他患病,还是我们忽略了对他的照顾呢?
最终我发现大多数的患有癫痫的孩子的家长都有过同样的困惑。事实上我们无法做到让孩子没有癫痫病发作的经历。我们无法阻止癫痫病发作,但是我们却可以用勇气和希望来帮助我们的孩子来面对癫痫病带来的挑战。我们可以学到最好的治疗方案,并且可以作出聪明正确的选择。
我在网上到处搜寻,查找每一个我能找到的来自可靠医疗机构的关于癫痫病的信息。就在一个深夜,我浏览了约翰霍普金医院的网站。
约翰霍普金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医院,并且过去的20年一直被归为美国最顶级的医院。他们的医疗团队由世界闻名的神经科专家组成,能够提供最顶级的护理。就是在这里我第一次读到关于癫痫病发作的MAD食疗方案。
当我知道食谱本身就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案时,我震惊了。如同其他的父母一样,我很关注那些抗癫痫病发作药物的副作用。我阅读了那些关于使用食物治疗成功地控制癫痫病发作的孩子的案例,同时我还发现了MAD治疗方案几乎没有副作用。于是我决定下次去医院时和我们的神经科医生讨论一下这个方案。
最初医生们并不支持我尝试MAD,但是我很肯定医生们确实是在密切的关注我儿子的治疗方案。某种程度上他们很熟悉传统的生酮食谱:他们知道那是一个非常严密的食谱,但是在这一地区的医院并没有提供这样的治疗方案。他们也没有任何有关MAD治疗方案的中文信息;或许在国外它很有名,但在中国它却是全新的。因此自然医生们会有所保留,并且建议我去找一些权威的医疗机构合作。
我了解乔丹的主治医生们的医疗水平和专业技能,他们只是不会去启用一种他们不了解的治疗方案,并且有责任保留意见。他们提出三个主要的反对意见:
1) 着手这个食谱疗法可能会遇到很大困难以及复杂的养生法
2) 通常是抗癫痫病发作药物失效的时候才会使用饮食疗法
3) 对他们来说我选择了一种“过时的”治疗方案代替现代的药物治疗
在读了关于MAD的相关临床学研究之后,我发现了很多不同的问题。传统的生酮疗法在20世纪20年代就被使用在癫痫的治疗中了,但是,如果没有营养学家和医师指导的话,生酮食谱是不能在家里使用的。孩子必须被带到医院进行一段时间的禁食,而家长也必须接受关于如何称量和准备食物的训练。卡路里的量要受到严格限制,并且食物的量也需要经过精确的计算。方法有些复杂并且学习起来需要很长时间,然而,每天全世界仍然有数以千计的父母用这种方法来帮助他们的孩子治疗癫痫病发作这种顽症。
修改后的阿特金斯版本就相当简单。病人不用被带到医院进行MAD治疗的准备工作,不用禁食,也不需要营养学家来设计食物。食物的量也可以是估算的,这样当病人在餐厅或者聚会用餐时就可以很容易地坚持这种治疗。病人可以与家人吃很多相同的食物。
传统的生酮疗法适用于儿童、不能吃固体食物的病人,或是由于发作难以控制而需要更加严格的治疗方案的人。而MAD是一种更加具有“亲和性”的饮食疗法,它适用于年纪大一点的孩子,年轻人和成年人。这种方法使用起来很简单,没有太多的社交限制并且更加美味可口。
食物疗法被广泛地应用于治疗那些抗癫痫病发作药物不起作用的孩子。大多数人都在尝试食物治疗之前先使用药物治疗。但是研究表明,对于儿童和成年人的一些癫痫病发作,MAD已经成为第一治疗方案。*虽然这种治疗方案可能还没有被普遍地列为所有癫痫病发作的第一治疗方案,但是MAD并不是在所有的方法都失败后才被使用的家庭治疗选择中的“次要选择”,临床研究已经把MAD治疗方案在现代治疗方案中的地位提高了,因为这种方法可以有效地控制癫痫病发作并基本没有任何副作用。
( * http://www.aan.com/news/?event=read&article_id=2621)

发作模式的突然改变
医生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我勉强开始使用这种食谱疗法。接下来,当我还在考虑应该做些什么的时候,乔丹的发作情况突然一天比一天严重起来。每天他开始经历产生局部复杂性癫痫病发作(出现幻觉以及迷失方向),强直阵挛性癫痫病发作(抽搐),并且伴随有他之前的失张力癫痫病发作。
那段时间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段悲惨且恐惧的经历。乔丹每天都受到多次癫痫病发作的折磨,并且通常每次都要几个小时才能恢复。他有几次跌倒时重重地撞到他的头,因此他不得不戴上头盔来保护脑袋。因为发作次数不断地增加以至于乔丹外出时不得不使用轮椅。我们发现我们正处在药物危机当中。
我幼小可爱健康的儿子,生活瞬时变成了一个噩梦。在青春期,当我们都受到别人注视的情况下,当我们担忧被人评价的时候,我的儿子却戴着头盔坐在轮椅上,或是在地板上抽搐。我知道他不仅要处理突发的癫痫病发作,更要面对随之而来的一些情感问题。
有时癫痫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处理我们的情感问题。即便是一次癫痫病发作的经历都可以带来很多恐惧和不安。引用癫痫病教育家罗伯特博士的一句话:“癫痫病发作持续几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但是对于下一次癫痫病发作的担忧却可以持续一生。”
但是就像一块木炭在经过处理后就可以变成钻石一样,癫痫病带来的挑战可以以特殊的方式塑造人的灵魂。乔丹面对他最糟糕的噩梦时发生了一个神奇地改变。面对恐惧以及学习如何处理这些都变成了宝贵经验。
我们一起开诚布公地相互交流起了很大作用。他从朋友和家人那里获得了支持和鼓励,这些都很有帮助。他甚至开始可以把起床后发现自己仍然在地板上作为玩笑说出来。那天,当我看到他试图让他的哥哥试下他的轮椅的时候,我的精神才振作了起来:乔丹就要战胜这个疾病了。我相信他是我所见过的最勇敢的年轻人,我十分钦佩他精神的恢复能力。
学习使用MAD(阿特金斯食谱)
即使医生们不希望乔丹使用饮食疗法,我也决定要在药物治疗之前给他先尝试一下饮食疗法。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如果饮食疗法不起作用的话,我们还可以再使用药物治疗,但是如果饮食疗法起作用的话,我们就可以避免药物治疗所带来的副作用。神经科医师同意遵循我的决定,并且说如果我们出现问题的话,他们会给我的儿子提供作为病人的特殊看护。我非常感激医生们在我们追求一种特殊的治疗方案时所给予我们的这些支持和帮助。
在饮食疗法的一开始,乔丹要接受抽血化验来检测他的胆固醇水平和基本新陈代谢功能。所有的测试结果都显示正常,因此,带着一些提心吊胆和不知道我将要做什么的心情,我开始遵照我曾经在临床学研究中读到的关于癫痫病的草案,在九月末开始给乔丹使用饮食疗法。
在饮食中多数的有限的碳水化合物都来自蔬菜和少量水果,并且在最初的阶段里,每天摄取的净碳水化合物的总量不能超过10克。对于食物来说,那相当于大约几杯的沙拉,或者一杯的烹饪过的蔬菜,也可能是一小份的浆果。糖、米饭、面条、马铃薯和面包都还要禁食。这对我的儿子来说真是一个巨大的改变,因为米饭是他最喜欢吃的食物了。
脂肪是这种饮食中的一个关键要素,而且是大量的脂肪!可能由于脂肪会帮助治愈大脑;没有脂肪,这种饮食疗法根本没用。我用黄油和油给乔丹做饭,把蔬菜油放进肉和沙拉里面,并且给他吃高脂肪含量的奶酪、大量的乳酪和肥肉。我给他做烤鸡、羊肉汤、熏肉和其它一些高脂肪含量的蛋白质类食品。我们终于找到他喜欢的食物,并且他也非常满意他的食物了。
在我学会如何按照MAD疗法适当准备食物之前,我真的经历过好多天的失败。在中国没有一个人来教我怎么做,但是我真的渴望能够有一些明确的方向。我准备这份材料的原因之一就是不希望其他使用MAD疗法的家长们有像我最初那样的无助的经历。
刚开始的时候,我看起来似乎要一直给他准备食物;我要不断地寻找并且计算每种要给乔丹食用的食物中每克的碳水化合物含量。(现在我已经驾轻就熟了,我已经能够记住大多数的食物中净碳水化合物的含量,并且现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就能够为乔丹准备一顿大餐。)后来我打印出一份关于常食用的一些食物的净碳水化合物含量表,并把它粘在冰箱门上,这样我在做饭的时候就可以参照这张含量表了。
后来,就在饮食疗法开始后不久,我们还经历了一次复发:一个朋友无意中给了乔丹一个包有糖衣的海苔零食。就这么几口的零食,就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一天的总碳水化合物的限量!我感到很沮丧,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学习如何准备低碳水化合物的食物,可几秒钟之内一切就毁于一旦了,这真的很令人受挫。
那天晚上我很明确地和儿子强调了什么他可以吃,什么他不能吃,并且他保证不会再有任何失误。没有他的配合我是无法继续做下去的,我们要像个团队一样合作才行。

食疗成功、癫痫病消失
第二天,我们开始认真地计划并且这次再也没有失误发生。就像我所期望的那样,在经过恰当地处理后,一天下来他的癫痫病发作没有任何显著的变化。我曾经读过一些报道,说孩子在几天的饮食疗法之后就会出现奇迹般的好转,但是我不想要自己希望过高。我知道可能要使用食谱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我们才能在控制孩子的癫痫病发作方面取得任何进展。我也知道这种饮食疗法可能对有些孩子根本不起作用,这就像药物治疗在某些情况下不起作用一样。我的确很希望这种疗法可以在我儿子身上发挥作用,即使我们的进程看起来很慢,但我发誓一定不能失去信心。就在第二天,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乔丹的发作时间看起来比以前要短,并且发作的时候变得温和了。每个父母都希望有奇迹发生,但是我想自己的反应尽量谨慎些。我曾经读过关于临床学的研究:使用MAD疗法的病人中,43%的人癫痫病发作的频率会减半。超过27%的病人癫痫病发作时的活动频率会降低90%。一些非常幸运的病人癫痫病发作会消失。我很希望看到这个食谱对我儿子会起到怎样的作用,但是我希望我所看到的并不只是一个。(Kossoff EH, Zupec-Kania BA, Rho JM. Ketogenic diets: an update for child neurologists. J Child Neurol. 2009 Aug;24(8):979-88.)
接下来是第三天,我又看到了一些进展:那一天乔丹是有史以来癫痫病发作最轻的一次。我意识到这不仅仅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的期望。他的情况确实正在好转。
然后,在持续三天的饮食疗法之后,乔丹的发作甚至停止了。这是多么令人吃惊啊,我现在想起来还都想要哭。我们都想要知道这种状况会不会持续下去,但是即使有一天没有发作,我们也很感激了。
然而,这种状况真的持续下来了。在经历一段狂躁的令人痛苦的时期后,看到他的思维越来越清晰,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我们最终把轮椅和头盔收起来并且很开心再也没有用到它们。
乔丹现在可以跑跳、玩耍、开心地笑并且过着正常的生活。他最近还开始学习击剑。他可能会持续吃这个食谱两年或者更久,然后我们再看看能不能逐渐戒掉食谱去吃正常的食物。
解决方案的探究
我知道不是所有使用食谱的人都会看到这种奇迹和立竿见影的结果。在癫痫界看来,乔丹的迅速成功就等同于中大奖一样。我也曾经听说其他一些父母在使用食谱后几个月都没有任何起色。我很钦佩他们的毅力和勇气。那些没有起色但仍然坚持的人们开始学习调整食谱以便适应他们的孩子。许多人找到方法来剔除某些特定的食物或者添加剂,因为他们发现这些物质会降低他们孩子癫痫病发作的临界值。许多人已经成功了,他们报告说孩子的认知能力在增加并且癫痫病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少。有些人向着完全控制癫痫病发作这一彻底的成功目标而努力。
然而,大约还有30%的小数量孩子很不幸,他们按照食谱服用但是却毫无起色。之后又经过一段时间,在家长们在食谱中做出调整尝试是否有某些特定的变化能够帮助他们的孩子后,如果还是不起作用的话,他们必须停止使用MAD。那些家长或许是我最最钦佩的人,因为我知道希望是多么容易破灭。
我希望乔丹的故事能够鼓励你们这些正在为自己的孩子寻找希望的人,请你们不要放弃。无论饮食疗法对你来说是否成功,千万不要放弃对你那特别的、珍贵的孩子的希望。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并且我内心深信当事情不向着我们期望和计划的方向发展时,那意味着为了一个更高的目的,而正在进行一项更加精彩的计划。
直到2009年9月末,乔丹都没有癫痫病发作的主要问题发生。他曾经有过几次昏倒的意外,不过那是在他感冒之后,当他过度疲劳或者太过饥饿的时候他也会昏倒。我们无法证实那些发作是不是失张力发作,还是流感的症状,又或者只是糟糕的一天。无论它们是什么,相对于他以前的状况来说,都已经不算什么了。
自从我们开始饮食疗法之后,乔丹就再也没有过局部复杂性或者强制阵挛性癫痫病发作,也没有失神性发作。即使有偶尔的意外昏迷发生突然出现,他的神经科医生也不确定这些昏迷到底是不是宝塔他仍然被划分为那99%的癫痫病发作消失的范畴里面。在他身上的改变已经很神奇了。我们所经历过的挫折提醒我们要乐观地看待他的进步,而且要对他的饮食保持警惕。
我们非常感激埃里克科索夫博士,他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生酮食谱疗法的医学主任。他致力于通过饮食疗法帮助世界各地的儿童。乔丹通过MAD成功控制癫痫,这对于我们发展抚愈童心关于癫痫病认知的计划如同一针强心剂。我们十分感谢科索夫博士的热心帮助,帮助我们审查我们所总结概括的MAD治疗方案的幻灯片,你可以在healingyounghearts.org网站上免费下载。
作为一位母亲,我总是能够感觉到在我们的生命中,乔丹癫痫的治愈是一个奇迹。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其他的患病孩子身上能够发生同我们一样的奇迹。

5 Responses to 癫痫的饮食疗法: 作为一名癫痫患儿家长的经验

  1. Marilyn Dixon 1909 Oakview Dr. says:

    Jeanne,

    Thank you so much for writing this article on your son’s success with the MAD diet. It was heartwarming and so encouraging. It gave me, a mom who has been trying this diet with her daughter for 3 months now, renewed hope as well as some good tips. I wish, had known about this diet 25 years ago when my daughter developed epilepsy following her DPT shot as an infant. Perhaps, I would have tried the dietary route first and not have had to see my daughter suffer with so many years of terrible drug side affects along with the seizures. I can’t go back, but I can go forward. Even though she is on 3 drugs and had seizures for so many years, I have seen improvement in the frequency and intensity of her seizures since starting the diet. We have been able to lower one of her drugs by one pill and also lower the intensity and frequency of her VNS. I’m thinking it’s time to lower her meds again, but may have trouble convincing her doctor, but we’ll see. I am still on a learning curve. My daughter has multiple allergies and gut issues so we are actually combining 3 diets in one—the SCD diet for her gut, the low glycemic so veggies don’t go to sugar too fast and the MAD diet for the fats. Due to her allergies, the only added fats she can tolerate right now are olive oil and clarified butter, so I’m going to cook her more of that roasted chicken and lamb and other fatty meats like you mentioned. I also recently switched from honey as a sweetener for her water (won’t drink it unless it’s sweet and can’t tolerate any other beverages) to Saccharin so I could lower her carbs even more. So really you could say we are just now fully implementing the diet correctly (I think). I love the MAD yahoo group as I learn new things every day to help. God bless, and thank you again for sharing your story about Jordan.

  2. mark tobin says:

    my son is now 22 his epilepsey has been uncontrolled for eight years i would do anything to get him cured would it work for him

    • admin says:

      Dear Mark,

      It certainly would be worth speaking to your neurologist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starting your son on the diet. If your neurologist does not know much about it, you can either give him information (such as the article published by Dr. Kossoff on this site) or find another neurologist who is more familiar with current research in ketogenic diet therapy. The Modified Atkins diet has helped many people with intractable seizures and is often the standard recommended therapy when patients fail several anti-seizure medications. If you want to find out more about the day-to-day use of the diet you could consider applying to join the yahoo group Atkins for Seizures. On their forums and message boards you will find many postings by parents who have used the diet for years and they help newcomers learn how to cook with it and tweak it if necessary. It is a very supportive web community with nice people. I wish you all the best on your journey to find answers for your son.

      Jeanne Riether

    • Nyanna says:

      What a joy to find someone else who tikhns this way.

  3. Sarah says:

    How great to read your story. Our son has been 99% seizure free now for 13 months since being on the ketogenic diet – thank you for spreading the word.

admin 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